【锤基】黑船

Reading Time: 1 minute

 那只乌鸦在叫。

    Loki仰起头,它扑棱着飞走了。

    昨天被钉上的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,他想。犯人身上被涂满沥青和羊脂,沥满整个街面,点起火来腥膻气味变了恶臭。用不了多久地狱就开了门,先前喊叫的家伙只剩下焦黑的躯干。

    他终于找到一小块受潮的盐,勉强揉碎了涂在撕成两半的鱼上。自从修道院溅了血,【1】再也没有商贩敢靠近东北海岸一步。生计变得难以维持,光临店铺的只有乌鸦,成堆的鱼沾着盐粒腐烂,连日的雨水也洗不去满街的腥臭。

    Loki觉得一阵恶心,他拿铜盘接了点水灌下,算是好受了一点。石墙上开了十字形的窄小的窗,透进潮湿的光束,他靠过去,看到有海鸟钻出雾气,海面上灰黑的云翻卷着覆压过来。

    空气湿热得像一团浸过水的羽毛。暴风雨要来了,他这么想着躺了下来,很快就昏昏沉沉闭上了眼。暴风雨要来了,僧侣们说,日头要变黑,怪物从海中升起,审判日猝不及防······海中升起的也的确是怪物。异教徒,他们这样称呼不被庇佑的蛮族。但此时随便一个异教徒便可施舍给他们上帝不曾给予的慈悲的解脱。

    那一束光亮透过他的眼皮变得模糊柔和,温暖的光圈,这几乎让他感到舒适了,然而空气是那么的热,暴风雨要来了,那些雨粒和声音————他陷进一片混沌中,时间凝固了,窗口上方不会有晦暗的天空,而他听见乌鸦在叫————

    声音太远了,在他的鼓膜上引不起一点震动。但它们越来越近了,铁器撞上木料的脆响,【2】街上那么静,于是整块凝固的空气都跟着颤抖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铿——铿——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楼下的铁匠哆嗦起来:

    “V···Viking___________!”

    他打翻了烛台,抓起一把匕首,下楼梯时一脚踩空,袍子被钉子勾住了,扯去大片的布料。他爬起来接着费劲地往前跑,街上是小股的人流,谁家的婴儿被包在头巾里,撕心裂肺地喊叫着,镇上的屠夫抱着一团包袱,跑得肥肉一颤一颤。他跑到广场的廊柱底下,紧接着被人撞了肩膀,整个人向后倒去,头磕在石砖上,甚至没有感到疼痛。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了,黑暗向他靠来。

    那只乌鸦在叫,他看见它绿色的眼睛。

    他应该是流血了,眼皮都黏在一起,他伸手蹭过额头,指缝变得黏稠湿润。有人在他的耳朵里放了只苍蝇,轰鸣作响让他怀疑那里也出了血。他晃了晃头,让那只虫子安静下来,紧接着狂喜击中了他一一周遭如此安静,劫掠的怪物早已离去。

    Loki瘫坐在墙角,觉得自己要笑起来 。他大口呼吸着,感到腥甜的的空气冲刷过肺叶。他费劲地睁开眼,一丝光线挤进瞳孔……他怔住了。

    一个维京人。

    一个维京人,站在他面前要把太阳都挡住,野兽般的眼睛盯着他。

    野兽浑身沾满了灰尘和血污,眼睛像是燃着两团蓝色的火,金色的头发粘成干涩的一条一条。他的嘴唇裂开了,下巴上短短的胡茬浸了血,一道已经愈合的伤口从那里到达眼眶,翻出粉红色的肉来。某种动物的皮毛被搭在他肩上,像一个活物那样随着巨人的呼吸蠕动着。他望向那双手——-布满凸起的青黑的血管,只需一下就能捏碎他的颅骨,就像捏碎一只烂苹果。

    那两团火焰像是要把他烧成一具干尸。

    Loki蹬着地面,把自己死死贴在墙上。他的袍子早就盖不住小腿,这更糟了——他没有办法让自己停止痉挛。

    他从腰带里抽出匕首,对准了巨人,自己都觉得自不量力。那只苍蝇又回来了,鼓噪几乎要让他干呕,他感到心脏就要撞破胸膛,整个人随着那频率颤抖起来——停下,他对自己说,停下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而巨人一直看着他。

END

【1】793年,维京人攻击在林狄斯芬的大修道院。

【2】维京习俗,作战前用斧头敲击盾牌

Author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