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锤基】阿斯嘉德鸟类保护区

Reading Time: 1 minute

01

    Odin已经活了不少年岁。他年轻的时候这个种群差点因为捕猎灭亡,但是人类划了出一片保护区,在这之后极乐鸟就艰难地复兴起来了。到了他的儿子这一代,整个保护区都是胸脯丰满的大极乐鸟,翅膀刮着热带橡树的叶子飞来飞去。因为没有捕食者的日子实在太过安逸,有的年轻人简直要放弃在树枝上跳舞的传统,改到在地面上跳了。

    他的儿子,Thor,从一颗蛋就可以预见多动又莽撞的未来。他在成年之后完美地继承了父亲的衣钵。他跟隔壁的王极乐鸟打过架,修理了抢走蓝莓的大亭鸟,而自从他只身一人赶走一条树蟒之后,再也没有其他的鸟敢找他的茬。

    Odin觉得这很好,他年纪大了,已经不想再管那么多。Thor将来是会继承他的位置的,很快他将迎来人生中第一个求偶期。而Odin会用余下的生命陪伴他的伴侣。

    Thor的父母从各自的第一个求偶期开始就一直在一起。这在他们生活紊乱的种群中是一个奇迹,为此他们得到了不包括大极乐鸟在内的其他一夫一妻制鸟类的尊敬。这是个在外界眼中和谐忠贞的家庭。

    而Thor觉得,事情可以有别样的解释。他不止一次听到Frigga用她温柔优雅的声音对Odin说:“你要是去向那些年轻姑娘们求偶,我就啄瞎你的另一只眼。”

    大极乐鸟在保护区初建成的年代与另一个族群为争夺领地大打出手。Odin在那场战役中被敌方首领啄瞎了左眼,这给他造成诸多不便,然后他老了,视力更加糟糕,而处在他的位置每年都要观看年轻人的求偶仪式,那些羽色鲜艳的鸟们抖动着臀部和尾羽,让他这个旁观者都要因为眩晕掉下树枝。

    他已经活的如此艰难,再失去一只眼睛可怎么办才好。

    所以这个威胁是很有效的,Odin和他的家人也就这么安定地生活着,偶尔他眼花起来,会咒骂那只夺走他左眼的秃子。

    Thor和其他年轻的鸟一样,对那场战争一点印象都没有。摩擦刚开始的时候,他甚至算不上是一颗蛋。到了战争结束时,他才刚被允许在树枝上跳几下。但是之后发生的事情他就记得很清楚了。他记得Frigga有好久不在家里,在这期间他被饿的很惨——Odin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养他。这让他觉得要自己寻找食物填饱肚子,也就在这时他开始想要飞翔。没过多久他就能沾着泥土,摇摇晃晃地飞起来了。

    Odin一直在两地往返,而Thor到处飞,到处跳,练习打开坚果壳,日子过得很快活。直到有一天他的父亲严肃地叫他跟上,领着他往林子的边缘飞去。

    他看到很多他不认识的鸟,和很多从未见过的植物,它们宽大的叶片上是美丽复杂的纹路。他们飞过连绵低矮的灰绿色的山,乳白的雾气蒸腾起来,让他分不清方向,他从来没有飞得这么远。

    他很累,几乎没有力气再拍打翅膀,但是Odin转了个弯,带他落到一株苏铁上。然后他看到了Frigga,她蜷在一个用新鲜麦秆和羽毛做的巢里,看起来疲惫又欣喜。

    他跳了起来,上前想要拥抱久别的母亲。但是Frigga轻轻推开了他,她移开她褐色的翅膀,有什么东西躲在那下面。他低下头,屏住了呼吸,一只刚长全羽毛的幼鸟就在他的脚边,轻轻颤抖着。

    他看着他,他的眼睛,喙和翅膀都是小小的,带着新生的柔弱。Frigga把他喂得很好,他看上去圆滚滚,几乎是一个毛团。

    ”ji”毛团张开嘴,短促地叫了一下,绿色的小豆眼湿漉漉的。

    Thor有一瞬间的僵硬,随后便柔软得像是Frigga胸脯上的羽毛。当他还是一只光秃秃皱巴巴,张着嘴哇哇乱叫的雏鸟时,他的母亲会把他护在胸前,用脖颈轻轻蹭他的脑袋,翅膀包裹着他粉红色的身体,这让他觉得安全和温暖。而他现在想要同样地安抚他的兄弟。

    他用不大的翅膀抱住他,一边轻轻拍打他的背。毛团趴在他胸口,一开始还发着抖,最后他把头缩起来,睡着了。

    那时战争刚结束不久,没人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。而Thor觉得很幸福。

02

     Odin和Frigga拒绝让Thor帮手,联合把毛团带回了家。

     毛团——现在Thor知道他叫loki,见到他已经不会发抖了。一是家里的窝更加暖和,二来他已经习惯了Thor对他蹭来蹭去——如果觉得冷了,他甚至会主动钻到对方翅膀底下。

     这样一来Frigga就没有事情可干了。她的大儿子白天找来树莓和草籽,看着他的弟弟慢慢吃下去。晚上他会在窝里蜷成一团,把loki整个包裹起来——这样他一低下头,就可以看到幼鸟在睡熟时微微起伏的胸膛。

     他多么信任他啊,Thor想。每次他带着浆果回来,loki都会趴在窝沿露出脑袋,湿润的绿眼睛带着期待和快乐望向他,这总让他想要更好地看护他,而他现在这样安稳地睡在他身边。Thor扭动翅膀,把他抱得更紧一些。

     第二天Thor就带回了他能想到的最好吃的东西——一只蚂蟥。而loki有很长一段时间拒绝跟他一起睡觉。

     撇去这一点loki依旧是被喂得很好,他圆溜溜的体型保持了很久,这给他学习飞翔造成了巨大的困难。Thor刚开始想要扑棱翅膀的时候Frigga正在远离阿斯嘉德的丛林里,更不要指望Odin会教给他一点东西。所以他从这棵树撞到那棵树,常常抱怨保护区的树间距太小。

     Thor的任务是阻止loki撞到树,后来他发现这压根不可能,他的弟弟只会直挺挺栽下去,无论他怎样用力挥动翅膀,最后都只能坐在地面上哇哇大哭。

     为此Odin觉得,有必要给小儿子节食,被全家拒绝了。但是不久loki就令人惊奇地飞起来了。画面很诡异——一团毛球在空气中上下颠簸,费劲地拍打翅膀保持平衡。

     所以Thor开始带着loki去任何他能去的地方。他带他去看露兜树巨大的果实,去看凤梨里养着的蝌蚪,去拽隔壁长尾极乐鸟的尾巴,而loki会仰起头来看着他,眼睛亮晶晶的,像是要跳起来。

     他们慢慢长大了。Thor的胸脯变得更加丰满,腹部的羽毛闪着辉光,肋羽垂下来像是巨大的的披风。而loki变得跟所有人不一样,他没有极乐鸟粗壮宽厚的背,他那么纤巧,浑身是服帖光滑的绿色羽毛,这在Thor眼中是美丽的,却令族群里其他的鸟反感。同时Thor觉得他开始搞不懂他的兄弟。

     Thor看着这一切发生。他看到loki褪去了幼年的绒毛,不久他身上的绿色就长成一片,脖颈也变得更加修长。他看着这些变化发生,却没有想过这会造成他们之间的隔阂。Loki现在能轻巧地飞上最高的树顶,在锯齿形的叶子中穿梭的样子让他惊叹,但他再也看不到那双盛满快乐的绿眼睛了,它们就像是雾气中沾满水珠的苔藓,而loki会用拥抱时的心跳告诉他,他并不冰凉。

    现在他只能看到他越来越多的背影,他每次飞起时翅膀掀起的风都让Thor想要紧紧拥抱他。

03
     Thor整天对着弟弟的背影发呆。而Odin完全不能体会他胸肌发达的儿子难得敏感伤怀的心情。Thor即将成年,他需要更多的历练才能懂得如何与其他族群和平相处——种群内部没什么问题,所有大极乐鸟都知道Odin的长子有个多么凶狠的喙。


     他狠心地让Thor离开极乐鸟的地盘,去那些物种更多也更杂的树林去——更多的雨水,意味着更多的蚂蟥,Thor想,而且没有人会管他,他可以每天早晨,在根部堆满不停蠕动的蚂蟥的树上醒来。


     但是没有弟弟。


     他怀着悲喜交加的心情,飞到loki的巢边,在树枝上仔细刮了刮爪子,确保没带上泥土,才挤进树洞里。


     Loki早就对极乐鸟风里来雨里去,睡觉只有树叶挡的日子表示厌烦,并且他小时候的窝现在看来实在太小了——连一个Thor都盛不下何况是他俩一起睡。于是他毅然搬走,在距Thor的巢不到20公分的树上找了一个洞,从此过上了穴居生活。


     Thor觉得,只要是跟loki一起睡,多挤他也能接受。而他弟弟搬到这个一点都不影响继续看他的“蠢样”——loki评价他——的洞里,实在是不够毅然。但是他很明智地没有说。


     Loki还没回来,树洞里干干净净,一根多余的干草也没有,内壁被他用喙打磨得十分光滑。洞穴最里面摆放着一颗橡果,外壳闪闪发亮,被Thor一眼认出来了——loki刚会飞的时候,被他带着去看橡树上新结的果实,并让他摘了一颗跟他一样大的。


     哦,Thor觉得自己冒起了泡泡,在逼仄的树洞里要把他给淹没了。他整天只会给人尾巴看的弟弟,根本还是那个毛都没长全就挣扎着要蹦出巢的毛团子,并且会因为太圆,而最终滚回来。


     他喜滋滋地回忆当年柔软温顺的loki,直到他听到轻盈的扑扇翅膀的声音——loki回来了。


     于是他做出严肃的神情,在他弟弟站在洞沿抖动羽毛的时候上前拥抱他,被loki躲开了。他钻进洞里,瞥见橡果时脸上的窘迫一闪而过,但很快他就恼羞成怒了。他刨着脚下的茎秆,凶巴巴地说:“你未经允许就进到我的巢里。”


     但Thor丝毫不为他所动,他替他拂去飞行中沾到的灰尘,用翅膀轻轻拍他的脸颊,每当他这么做loki就会露出小时候那种想要蹭人的神色——现在他闭上一只眼睛靠在他的翅膀上,有点苦恼地接受Thor毛绒绒的抚摸。


     Thor拍拍他的脑袋,摸摸他的额头,直到loki开始瞪他,他才停下,傻笑起来。


     现在他更加确信loki还是那个小不点,只是学会了以后背示人,和狠狠盯他而已。他也就大大咧咧地告诉他他明天就要走了,向着蚂蟥更多的地方进发。“等我回来的时候求偶期大概都过去了。”


     loki扭了扭脖颈,表情看起来不大自然。“真遗憾,”他说,“到时候就有人说Odin的头生子跟一丛苔藓交配去了,想想那些雌鸟该多么伤心。”


    Thor因为他烦闷的语气感到困惑,他猜想这是因为他们从未分别这么久。于是他试着安慰他:“但我保证那不会太久。之后我们还是会待在一起。”


     “而下一个求偶期你就会跳起舞,整个树林的雌性都将抢着挤到你那根树枝上。一个家庭,或者像大部分你的族人一样,无数的雌性和子嗣,这是你将拥有的,”loki抬起头,“你会带着这些走向Odin的位置,并与它们长久地栓结在一起。”


     而不是我,他想,而不是我。


     Thor看着他更加湿润的眼睛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他发现他一直以来觉得理所当然的一切变得岌岌可危,而他无法接受loki描绘出的未来。明明就在不久前他们还共享同一份食物,他的喙和爪子更加有力所以总是他负责打开榄仁壳,也因此loki会挑出所有软嫩的草籽,把那些老硬的留给他;他们共享同一个巢,在彼此的羽毛环绕下相拥着睡着,因为没有遮蔽早晨醒来时会沾上满身露水,但他们依旧会互相拥抱,给对方梳理羽毛。甚至当loki开始表现出抗拒,都没有真的远离他。


     而loki现在,似乎在缓慢地,把他推得更远一些。Thor却悲伤地发现,弟弟眼睛里满满的委屈都要溢出来。


     这让他第无数次在这只美丽的鸟身上看到那坨毛球的影子——每当他快要哭了,胸脯颤抖个不停,,也会把自己缩成一团,努力不掉下眼泪——但是Thor会到来,Thor会紧紧搂住他,用绒毛和温暖的胸膛把一切都隔开。


     于是他拥抱他的兄弟,比从前更加用力。loki把脑袋埋在他的胸口,闭上了眼睛,突然Thor用喙轻轻啄起了他的脖颈。他打了个激灵,推开他的哥哥向后跳去。


      Thor猛然回过神,发现自己做了什么——求偶期甚至还没到,而他也没有跳舞,就像一只即将交配的雄鸟一样,用喙对他的弟弟动手动脚。


     他大脑里一朵烟花炸起,在loki惊惶的注视下,一头栽出了树洞。


     Loki把头伸出洞,看到他的哥哥蹬着树干,像一枚炮弹那样扑通射进自己的窝。 

04

     Thor头顶沾着草叶,双目无神地醒来。他整晚都望着被枝叶包围的星空,追问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做。

     他爱loki,这毫无疑问,他们从幼时起就互相依偎,照料彼此。过去他拥抱他的时候总是感到安慰和平静。但昨晚loki靠在他身上,却让他整个胸腔都涨满了甜蜜的悸动。

     于是他啄了他的脖颈,在这之后loki短暂的颤栗也让他兴奋不已。只是loki推开了他,如果他没有的话,Thor想,他们就会·······

     他哀鸣一声,捂住了脸,头朝下摊在窝里,努力回想过去相处的种种,想要唤起以往的兄弟情谊,却只变得更加激动。 他徒劳地挣扎着,直到微弱的阳光穿透森林,才勉强阖上眼睛。但是群鸟开始鸣叫——他得出发了。

     他有气无力地向Odin和Frigga告别,不出所料地没有看到他的弟弟,这让他感到失落,他站在树枝上拍动翅膀,向着目的地飞走了,没有看到躲在不远处树叶后面的loki。

     飞到一半Thor才想起来他早上没吃东西,昨天他又逃得太匆忙,回窝后全然了陷入自我怀疑,更加不会想到晚饭没吃。而现在他只觉得要虚脱。没关系,他对自己说,到了之后,会有一天三顿的蚂蟥给你。

      这不能阻止他向下栽去,在落下的途中他始终想着,要是loki没推开他该多好。

     他落到地面上,两爪一蹬,身后一只浣熊投下巨大的阴影。

     Steve.Rogers依旧度过了平和安稳的一天。

     他比他的Bucky更早醒来,于是他飞到棕榈树林的另一边采摘番石榴,回来时他的Bucky已经醒了,他看着他吃下去,把浆液弄得到处都是——Bucky跟小时候一样,还是这么爱吃甜的东西。那时候他的个头要更加的小,而Bucky是一只肉肉的浣熊幼崽,会赶走所有欺负他的鸟。后来他们长大了,Steve虽然变得力大无穷,但毕竟是只鸟,基因决定他只能长到十几公分,Bucky却长了成一个庞然大物。

     但他们依旧不分彼此地生活着,并以驱逐树林里所有的蚂蟥为己任。可是不幸降临了,Bucky在一次针对蚂蟥群落的围剿中,失手掉下了悬崖,离开了他的生命。

     Steve痛苦万分,认为他再也见不到对方。之后他与其他立志消灭蚂蟥的动物联合行动,用任务排解失去伴侣的忧伤,但就在不久前,他再次看到了Bucky,他被一群蚂蟥在地面上摆出的诡异图案洗了脑,正在替他们看守刚产下的卵。

     他们打了一架。Bucky试图抓住他扔出去,但是Steve更加灵活。他一次次躲开,不停地说Bucky你认识我,我们以前一直在一起。

     浣熊甩了他一尾巴,他差点昏死过去。这时Bucky把他捧起来,有点疑惑地问:“你以前踩死蚂蟥是不是要在脚下垫片树叶?”

     不管怎么样,他们还是在一起了。

     现在他陪着他的Bucky散步,在心里感谢上帝,并默默许诺,会更加用心照料他。

     在路上他们碰见了Tony.Stark——一只红松鼠,他腰上缠着藤蔓,挂在一棵树上荡秋千。“早上好,cap,“Tony晃来晃去,”你的黑眼圈小伙伴有没有把你吃垮?“

     Steve没有理他,他望向Bucky,但对方只是低着头默不作声,看起来困惑不解——这让他的心脏都揪痛起来。红松鼠继续喋喋不休,他走上前,“Bucky?“

     接着他看到一只灰扑扑的极乐鸟翻着白眼躺在地上,爪子抽搐着伸向天空。

05

    Thor被搬到树荫底下,Jarvis——Tony的绿萝——把叶片卷成小勺舀来水浇到他身上,但他抽搐得更厉害了。

    “会不会是中毒了?”Steve说,围着Thor跳了一圈,掀开他的眼皮,踩踩他的胸部,“Bucky,你还记得我们过去都用曼陀罗药倒蚂蟥吗?”

    Bucky没回答他,他不住地盯着Jarvis看,奇怪为什么这些之前乖乖让人吃的植物突然变得行动敏捷又迅速,会打水会抓蚂蟥,还会跟松鼠腻腻歪歪。

    他瘪着嘴,再次陷入困惑,而Steve显然理解他。他用翅膀拍拍浣熊的爪子,“因为Tony是草籽专家。”

    “还有坚果”,Tony说。

    Bucky继续瘪嘴,他觉得这群动物没一个正常的。自打从蚂蟥的昏睡魔咒里醒过来他就觉得这个世界陌生无比,甚至Steve也放低身价跟眼前这些怪胎搅合在一起,他们还有一只巨大的喜欢踩人的反嘴鹬,一只嘟嘟囔囔喜欢被踩的沼泽山雀,偶尔被请来的那只针鼹视力不佳,平时温和有礼,精神错乱起来连他都要打——上帝保佑他可没办法对付一个浑身长刺的家伙。

    还是Steve比较正常。 

    正常的Steve忧心忡忡,几天前他们有针对地对蚂蟥发动了一次袭击,现在任务处在收尾阶段,先前派出的同伴还没回来,却从天上掉下来一只昏迷不醒的极乐鸟 ,他希望别出什么岔子才好。

    仿佛为了响应他,一大团黑影从天而降,Bucky的尾巴上的毛都竖了起来,等到看清来的鸟是谁后,他更想掐死对方。

    Sam是一只鹰,他早些年在人类的猎场工作时被流弹打中了翅膀。然后他退役了,在一家鸟类救护中心重新学习如何飞翔,在那里他与各种颜色大大小小的鸟结下了深厚情谊,下定决心成为一名素食者。“所有鸟生而平等”他说。

    但是这位鸟类平权先锋对哺乳动物却不怎么友好,Bucky头一次见到他就被用爪子抓了耳朵,之后更是听说这只该死的鹰曾经撺掇Steve跟他打架,可恶。

    总有一天他要拎着这只蠢鸟的翅膀往树上摔,Bucky恶狠狠地想,才不要管Steve会不会在旁边大惊小怪。

    Sam心虚地在地上刨了刨爪子,躲开浣熊凌冽的注视,“任务完成,cap”,他缩起头,“剩余蚂蟥全部消…喔!这是什么?”

    他用爪子把Thor翻了个个,极乐鸟僵硬得像一块石头,Steve却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    他深吸一口气,果不其然令人作呕的味道挥之不去,“Sam……“他开口道。

    “你踩死蚂蟥时没垫叶子。“Bucky冷冰冰地说,盯着那双罪恶的爪子。猎鹰打了个寒战。

    但是极乐鸟微微蠕动起来,他往Sam的方向偏了偏头,费力地睁开眼睛,“我这是在哪?“

番外

Fenrir 闯祸了。


他在树林里游荡,摇头摆尾地走着,突然感到耳后发痒,这时他看到一棵枯死的树,粗糙的树皮看起来十分诱人,于是他上前蹭了蹭。结果它轰然倒下,空心的树干裂成两半,里面满满的坚果和草籽倾倒出来,立刻被周遭的鸟抢食一空。


他毁掉了Tony.Stark的特别收藏。


Tony暴跳如雷,宣布要咬掉他的耳朵。但他最终妥协了,甚至表示可以通融一下,虽然他还是要请家长,但是至少完好无损。Fenrir觉得,这是因为他一口就能吞下他的缘故。
Fenrir是一匹狼。


没人知道他的两个鸟类父亲是怎样捡到并养大这个巨大的宝贝的。似乎等他们回过神来,那只小狼崽就变成了一头巨兽,吼叫起来整个树林都要颤抖。Odin一开始表示反对,但是即刻发现他的外孙是林子里少见的掠食动物,这让大极乐鸟的权威更加稳固,但凡有摩擦发生,只要他把Fenrir带去,就能狠狠敲一笔。


因此他在族群里跃居重要地位,他的监护人也就放任他到处跑。但是眼下这个甜蜜的筹码步入了青春期,这让他觉得与那些鸟格格不入。并且他实在太大了,以前他的父亲全力伸展翅膀,还能把半个他包起来,现在只能抱住他半张脸。


要是他和那些雏鸟一样,也是从蛋里孵出来的就好了。


他垂头丧气,耳朵和尾巴都耷拉下来,向他父亲的巢走去,希望回去的时候,Thor已经跳完舞了。


他的两个父亲别别扭扭地在一起之后,Thor为了让这段爱情更长久,每天下午都要在树枝上例行跳舞。如果他做了不可饶恕的事,跳的时间还要更长些。


不可饶恕的事包括在loki面前吃蚂蟥,放任Fenrir跟浣熊交往过密和怂恿Fenrir吃蚂蟥。


但是Fenrir喜欢蚂蟥。Thor是用它们把他养大的——那时他刚被捡回来,哭得抽抽搭搭,黑色的鼻头湿漉漉,拒绝蚂蟥以外的所有食物。


Thor是爱他的,他能为loki放弃多少蚂蟥,就能为Fenrir带回多少蚂蟥。


而loki,loki。他出门时站在Fenrir背上,居高临下地面对所有鸟。每当他灰溜溜跑回家,loki会跳着脚骂他。你又闯祸了,Fenrir,他总是说,然后把所有责任推给追上门的动物,威胁他们要是再来就拔光他们的毛。


Fenrir是匹乐观的狼,他的青春期注定要比上一代好过得多。现在他这么想着,觉得生活也没有太糟。


接着他被砸中了脑袋——一颗橡果。他抬起头,干草和羽毛源源不断地从loki的树洞里扑腾出来。


糟透了。


橡果骨碌碌地滚着,他一脚把它踢进河。


END
后记
Loki当然不知道橡果是怎么到河里的, Thor挨了一顿骂。
很快Fenrir就发现从蛋里孵出来未必是好事。因为Thor和loki又捡来一条绿树蟒。

Author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