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锤基】From the Midnight On

Reading Time: 1 minute

他像是走了很长的路。

一切似乎都有预兆,似乎有迹可循,伤痛可以被避免,阴谋可以提前得知。他需要阻止自己一遍遍回想,试图找出仇恨最开始生根的地方,但这也不能使他好过。漫长的岁月里他没有经历过战争,现在他知道它能带走什么了,他的母亲倒在血泊里,之后他的兄弟和爱人变成一具尸体,虽然早在很久之前Thor就已经失去他。

假如能够避免——他一遍遍用这个想法折磨自己,并且也乐意这样做,他将跪倒在他兄弟的脚边,恳求他的亲吻和宽恕。事到如今灾祸来源于谁再也不重要,而Thor整夜地在梦中被死者纠缠。当Loki还在他身边,痛苦和伤害都蒙着一层亲切的,伪善的薄纱。而当他失去他,回忆过去变成一件毫无负担又如履薄冰的事。每到夜晚,绿眼睛,假扮成他爱人模样的恶魔都会来到他身边,抚摸他的胸膛,在他耳边叫他的名字。Thor,恶魔说,我带你回去。而Thor没法说不,他只能静静地躺着。我带你回去,恶魔说,你去瞧瞧我们。

于是他知道,从此他再也不能绕开。

#####

Thor从开始就没有把那当成一个错误。

他托着Loki,把他举起来,Loki在他上方发出一串轻快的,咯咯的笑声,伸出脚踢他的肚子,最后他们一起倒在湿漉漉的地板上,把对方的头发和衣服搞得一团糟——今天他在竞技场上摔跤赢了所有人,这样的话不久他可能就会得到一把斧子。回来看到Loki后,Thor已经要跳起来了,他听见自己的笑声悬浮在空气里。给你看我能做到什么,他说道,跃跃欲试,然后Loki就被他举了起来。

男孩们,Frigga把他们赶到各自的房间去,吻他们的脸颊。他一直在笑,躺到床上后还是笑嘻嘻的。天气太热了,他把被子蹬到地上,就让它待在那好啦,他想,翻了个身。这时他听到有人小声叫他。他把门打开一条缝,Loki站在外面,脸蛋因为刚才的打闹红扑扑的。太热了Thor, Loki说,我睡不着。

他们一起坐在露台上。Loki把腿伸到外面,在半空中晃来晃去,细声细气跟他说着话,胳膊撑在栏杆上,眼睛亮晶晶。Thor觉得自己移不开眼,这有点奇怪,却吸引着他侧过身子,离Loki更近了一点。现在他能看到他荡来荡去的腿了,脚踝和膝盖都细细的。他一直都特别瘦,但是是好看的那种,Thor想,可是他搞不清楚他弟弟是一直都这么好看呢,还是别的什么。可能一直都这么好看,他想,但是他现在才发现。这让他有点生气,又有点着迷。

Loki脖子上蒙了细细的一层汗,看上去滑溜溜的——他从来没有受过伤,将来他也不会让那发生,Thor想着,把手放到Loki的脖子上。

这个动作早就发生过很多次,但过了一会Thor也没有拿开,手掌就那么粘在对方的脖颈上——这太不对劲。他们的脑袋快要碰到一起了,中间只隔着一层湿热,胶着的空气。他感到Loki加重了呼吸,身体犹犹豫豫地想往边上靠又没有。你能躲到哪里呢,他有点坏心眼地想,凑过去靠得更近了,彼此都能闻到对方身上黏糊糊的汗水味道,那也挺好闻的,他想,现在Loki的嘴唇就在他眼前了。

他粘上去的时候Loki发出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,像是乞求又像如释重负,在他手掌下面小心翼翼地发着抖,这让Thor觉得自己有点像个坏家伙。但Loki闭上了眼睛,把两只手放都到了他胸膛上。这时候谁还会想别的呢,当Loki把手越收越紧,当他的呼气喷在他脸颊上的时候,谁还会想别的呢。

如果Thor还能勉强相信一个吻属于正常兄弟间的活动的话,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太超过了。而这个念头甚至没有出现在他脑子里,他只记得自己从来都没有感到这样慌乱又甜蜜,中间Loki看起来有点难过,但很快又搂住他的脖子吻他,快让他喘不过气来了。我不能放开他了,Thor想,再也不能了。

以后的日子他们心照不宣,在花园的每一处阴影里把对方吻得气喘吁吁。Thor从来没觉得这疯狂,他只觉得迟早要发生,而那天晚上太热了,他们靠得又太近了。

#####

“Loki!”他喊道,“不!”

他不知道他们怎么到了这种地步。他躲开对方的攻击,在心里给这场争斗找了无数个无足轻重的理由。但Loki就站在他面前,眼里燃着狂热的,复仇的火焰,让他感到陌生和恐惧,让他想要停下来好好想一想是哪里出了差错。而当Loki的一击差点刺穿他的时候,他终于肯让自己相信他是认真的了。

他感到痛苦和背叛,远大于愤怒。我不会跟你打的,他说,而Loki对此的回应是一个个毫无章法的攻击,一边朝着他骂骂咧咧,而Thor从不知道他能够如此狠毒地咒骂。你打不过我的,弟弟,最后他想,从来都不能。但这次你闹得太大了,而且不是我一个人的事,所以不要逼我做这个。

他当然打不过他,Loki瘫坐下来,看起来疯狂又绝望,眼睛却像一个正在哭泣的孩子。Thor总是忘记他有多擅长说谎,他吃了很多苦头可是从来都没有记住,将来可能还是没有办法。怒火刺痛着他的胸膛,你闹大了,他想,依旧愤怒又伤心,但你不应该这么蠢。他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难过,眼眶周围都火辣辣的——他可能已经被气哭了。Loki坐在地上,疲惫得不再昂起头怒视他,一如既往地使他感到无奈和怜惜。看看你都做了什么,Loki。他想走上前去用锤子使劲给他来那么一下,又想狠狠地抱住他亲吻他。

最后他没能安慰他的兄弟——我们有的是时间,他告诉自己,这一切会过去,我会让它过去,然后还和从前一样——而那一击落在了桥上。他举起Mjolnir, Loki在他背后歇斯底里地喊着什么,而他一句也没有听进去。是啊,你就喊吧,他愤愤地想,就只是待在那别动,我会搞定这些。

他狠狠砸了下去。

Loki在他背后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,看上去引人发笑,接着他们都被弹了出去。我会接住你,他想。

他有点感谢他弟弟费尽周折拿到手的这根权杖了,尽管有点滑,但是Thor应付得过来。同时他不知哪里冒出来的老爹揪住了他的腿,现在这就像是一场滑稽,温馨的家庭团聚,重归于好的前兆,他们漫长岁月中又一次微小的波折。他带着那么点欣慰的意思笑了起来,就像每个尽职尽责的兄长那样,试图安抚他沮丧的弟弟。都结束了,他想,都结束了。

等到Loki辩解到一半他才发现不对,他总是发现得太晚。他的父亲摇了摇头,于是那年轻人眼里最后一点光芒也熄灭了。不,他想。他感到心脏被捏住了,有什么东西即将把它碾碎。Loki不再说话,眼睛湿漉漉的,嘴边扯出一个微笑来。

他的兄弟看起来很平静,眼睛里甚至闪着讥诮的光,在此刻那样让他痛苦——从来没有变过。从前Loki戏弄他的时候也总是这副神情。他会躲到角落里让他找不到他,或者藏到房间最深,最暗的地方去。有一次Loki扔掉了所有的蜡烛,宣称这只是一个游戏,然后就消失不见——Thor还记得他当时有多么害怕,他摸黑找遍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。Loki总是躲藏得那么好,让他觉得他再也不能找到他了。“Loki,你在哪?”他扶着墙问道,“快出来,我听见你笑了。”

Loki松开了手。

他像一头野兽那般咆哮着,哽咽着,无能为力地看着他越来越远。“快出来,”那个孩子还在说,“这里太黑啦,我看不见你。”

于是他的兄弟掉下去了,掉进漆黑的深渊里去了。

#####

有时候恶魔害怕他醒来,会小声安慰他。“别害怕Thor,”他说,趴在他身边,手指轻轻按压他痉挛的肌肉,”我哪也不去。“他捧起他的脸,像是看着一颗果实,又像是看着一枚骷髅。他凑到他耳边,弓起身子,火焰在他脊背上描摹它们的影子。”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“

#####

我这又是在哪呢,他想。

Frigga的手垂在地上——总是有这样突然的时刻,来自过去的某个片段攫住他,让他在此刻依然感到惊讶与困惑。回想过去总是很难,尤其是不曾提起的那些,在一切发生前就被遗忘——“Thor, ”Frigga叫住他,“你要去哪?”

那是个炎热,明晃晃的下午,太阳炙烤着地面,汗水把他乱七八糟的头发弄得湿淋淋。他这几天过得很不如意——他的父母亲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小婴儿,把他放进毯子里,让他安静地嘟囔,然后抱他起来,这一切都让他感到被冒犯。他钻进马厩里,躲起来表达他的不满,但是没人来找他,马厩里那么热,而那匹马可能就是喜欢踩人。

现在他被叫住,站在太阳底下,满心委屈地抽抽搭搭,Frigga轻拍他的后背,用拇指擦干他的眼泪,把他脏兮兮的衣服捋整齐,然后一个婴儿的手被放到他掌心里。

现在她躺在那儿,手垂在地上,眼睛紧闭,这一切如此疯狂又可笑——那里只有一具躯干,那里没有他的母亲,他想。他目睹了她短暂的挣扎,之后她倒下,手垂在地上,脸上显露出惊人的,过分的平静,使他重新变回一个愤怒悲伤的孩童。他坚持认定她没有受苦,就像从前每一次,当痛苦走向她,她都会掐住它的脖子。

她看上去就像一个死人。他已经很少哭泣,但依旧为这滴下眼泪。

恶魔温柔地在他耳边叹息。 “可怜的哥哥。“他说,替他拭去眼泪。够了,他想,抓住恶魔骨节分明的手腕。他想要捏碎他,赶走他,冲他咆哮,让他回到自己该在的地方去。但是恶魔睁开了眼睛,于是他的弟弟就站在了他的床前,让他再也不能愤怒和抗拒。他感到自己像父亲一样衰老——而衰老的人在最后总是有所乞求。”别再离开我,“他说,近乎哭泣,”别再离开我。“Loki用手指梳理着他汗湿的头发,耐心地看着他喃喃讲话。”告诉我你依然爱我。“他像一个即将死去的奴隶那样哽咽着,真相从来不重要,Loki,只是告诉我你爱我。

“哦,Thor,“Loki说,看他的眼神像看一个胡言乱语的孩子,”但是这不可能,我已经死了呀。“

于是他再也不能动弹,再一次看着那柄剑穿透他爱人的胸膛,即使他身体里流淌着冰冷的,篡位者的血。他看着他倒到地上,眼球望向天空——他唯一的兄弟,他失去的朋友,他从来称不上忠贞的爱人。Thor曾经愿意为他去死,现在他愿意用他的命去换另一条,只要让他的呼吸不再越来越浅,只要能把青灰色的痕迹从他脸上抹掉,只要让这一切变成一个笑话。他们在一起太久了,太多发亮的,快活的日子了,现在它们只是滴着血。他扑上去吻那具尸体,他们曾经在这对嘴唇上获得过多少快乐,现在它们尝起来只是冰冷的。

他看到砂石席卷过来,把他的兄弟永远留在那里。但这次他不会离开他,他会陪着他,直到他们变成两具纠缠的枯骨。他躺了下来,紧紧贴着,拥抱着他的爱人。但这里太黑了,也太冰冷了,于是他醒过来了。

没有人在他身边,黑暗和灰尘一样积攒在房间里。火早就熄了,他身下的被单是冰冷湿透的。窗外淡紫色的夜空渐渐褪去,天快要亮了。原来是这样啊,他想,那么一切就解释得通了。

从此他将悬浮在黑暗里,缓慢下落,直到最后一刻——死亡是睡眠的兄弟,每当他闭上眼睛,他就会被拉扯进更深,更远的黑暗中去,他将愈加靠近他的爱人。更多的日子将在那里等待他们,而他们将再也不用分别。也许在那里一切都是冰冷的,没关系,他说,我会永远陪伴着你。

FIN

Author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