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锤基】Pumping Fresh Blood For You

Reading Time: 1 minute

很多时候Thor厌恶规则。从小他是就个善良的孩子,但他拒绝让别人来告诉他怎么做,他更乐意自己尝试,而这很多时候比那些广泛认可的方法更有效。他觉得Loki瘦弱,那就在早餐时分给他更多的牛奶;邻座的红毛小子得到一辆车,这很好,但是他管Loki叫四眼,所以Thor就把他的车轮卸下来扔掉,甚至没有对其他部分做什么,非常有分寸。

他得意洋洋地宣告他的功绩的时候Loki只是瞥了他一眼,低下头继续沉默地喝他的牛奶,眼镜框松松垮垮地架在鼻梁上,已经快要掉下来了,Thor替他托上去,而Loki只是皱了下眉。这是一天中最好的时候,Loki刚睡醒,不情不愿地起床,带着被窝的气味,重重地踩在每一阶楼梯上,头发向四面翘起。他在衣服里缩成一团,坐到自己的椅子上,就像一个刚从冬眠中醒来的动物,饥肠辘辘又不知道去哪里觅食,Thor好心地把碟子朝他推了一点。

Loki喝光了牛奶,上嘴唇沾了一圈白。他站起身去换他的鞋子,张开嘴打了个哈欠,露出尖尖的虎牙——Thor总是惊讶于这些微小的动作的魔力,这是别人永远无从得知的Loki的秘密的一环。他认识很多有兄弟姐妹的人,他们大部分都相处融洽,很少会有人不爱和自己一同长大的人。但Thor觉得他们是最好的家庭,两个孩子不多也不少,而他总是感受到纯粹的快乐。

Loki整理好他的领口,努力地让它遮住自己的锁骨。Thor看着他的弟弟,用一个兄长所能有的最慈爱的眼神,一个跟自己搏斗的,有时长刺的小东西,或许他不应该这样称呼他。

Loki推门走出去,他追上他,“你不准备就这件事说点什么吗?”

“你又不是第一次这样干。”

“但那家伙是个混蛋,你知道吧,他往别人的车上喷漆。”

“而你绝大多数时候是个蠢货,”Loki捋了下自己的头发,“你们本来能相处愉快。”

“那另外的时候呢,”Thor刻意忽略了他后一句话,“比如说,在我橄榄球赛的时候?”

Loki 翻了个白眼。

#####

Thor找到Loki的时候他正痛心地看着自己柜子上花花绿绿的贴纸。“嘿这没什么,”他说,伸手替他撕去一些,“我已经揍了他一顿,那家伙以为自己是艺术家,不过我发誓从现在起他再也不敢在别人的东西上搞创作。”

他的弟弟深吸一口气,这使得他露出一点小时候翘鼻子的模样,真可爱,他想。然后Loki转向他,用掺杂着不可置信和愤怒的眼光恼火地打量他,“你什么毛病,”他说,就差龇出他的牙,“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和两个笨蛋有交集了,Thor,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别多管闲事?”

Loki当然不会喷出唾沫星子,但现在Thor觉得他有点睁不开眼。“可是弟弟,”他无辜地摊开手,“那家伙对你做的事很过分,我不能站在一边看着对吧?”Loki依旧怒视着他,让他想要挠一挠他的下巴什么的,“而且这些,”他朝着其中一条贴纸努努嘴,上面印了Justin .Bieber的大头“你要是嫌麻烦又不想留着,可以贴我的照片。”

Loki噎住了,他猛吸一口气,像是准备说出什么有力的东西反击他但是又卡住了,最后他垂下头,狠狠踩了他一脚。“没关系的Loki,”Thor跳到后面去,“大家不会因为这个觉得你也是蠢货,你一直都很聪明。”

#####

“Loki?”他敲门,“Loki!”

没人应答他。“快开门不然我就撞坏它了。“说着他威胁性地用肩膀顶了下门板。

“我在洗澡。“他的弟弟在里面装模作样地说,声音冷冰冰,拒人千里。”你在撒谎,“他不动声色地拆穿他,”水声早就停了。“

尴尬的沉默,Thor能想见此刻他脸上的表情,他会不会脸红?”你还在因为上午的事生气吗,我错了。”还是没有声响。“快放我进去,“他把后背靠在门上磨来磨去,”不然我就告诉妈妈你又在喂邻居家的猫。“

Loki猛地拉开门,不过他早就料到了这一手,他咧开嘴讨好地笑着。Loki头发湿漉漉的,耳边几缕还在滴水,紧紧贴在他的脸上。“嘿原谅我好吗,”他歪着头笑嘻嘻地凑过去,Loki嫌弃地别过脸,但什么也没说,也没有往后退,这让他的嘴角都要扯到耳朵边上了。他伸手又把Loki拉近了一点——没错他就是这么厚脸皮,反正他总有办法能打败他。“我知道你还在生气所以我想好了补偿措施,”Loki怀疑地看着他,挑起一边的眉毛,“相信我你会喜欢的。”

#####

“酒。”Loki不带感情地念出这个单词,像在做标准发音示范,“这就是你的好主意?”

“这可不是生日派对上那些甜甜的东西,”Thor压低声音,递给Loki一瓶,接着继续在床底翻找——虽然Loki觉得他接下来会掏出一只脏袜子,“你不能想象我为了攒起来这些费了多少劲,包括偷钥匙,打碎空瓶子和谎报浣熊入侵。”

Loki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,对着光举起瓶子摇晃了下,琥珀色的液体安静地流动着,他拔掉塞子。

“继续,”Thor鼓励地朝他点头,“你不能真的到了法定年龄才饮酒,那是Hogun才干的事。”

Loki皱了皱眉头,试探着抿了一口,Thor赞许地笑了起来。

一开始的不适应过去后,Loki看起来很快适应了这种从喉咙到胃一直灼烧的感觉,他完全没有感受到人们常说的那种快意,到最后他只是机械地吞咽到再也喝不下去,酒从嘴边流出来——相比之下他还算好的了,Thor彻底地醉了,他红润的脸上浮现出只有喝醉的人才能有的幸福,满足的微笑,一边对Loki的勇敢表示赞赏。他一只手举着瓶子,另一只手把Loki揽过来靠在自己肩膀上,“我们是真正的兄弟。”他大着舌头说,把瓶子倒过来用瓶底和Loki碰了个杯——哦好了,Loki想,如果Thor要吐,他最好是现在。Thor握着瓶口把那个玻璃瓶高高举起来,表情非常庄严,以传授人生经验的态度跟Loki讲起了Odin的剃须刀。

“说到胡子,“他打了个酒嗝,” Frandal 的女朋友曾经称赞他的腋毛非常性感。“

我把话收回来,Loki心想,现在我要吐了。

接着他的哥哥以猝不及防的速度搂住了他,头埋在他的颈窝里哼哼唧唧,发出小孩子哭鼻子的声音,”Frandal说你要勇于耍流氓,“他使用着那种真正绝望,悲伤的语调,手在Loki背上胡乱摸着,”可是我从来都没有过,从来都没有。“

这他妈跟我有什么关系,Loki的白眼要翻到天上去。可是Thor还在摸来摸去,甚至有点舒服,让他的脸颊慢慢烧起来,他可能也喝醉了,Loki把重心压到Thor身上,感到他的哥哥热得像岩浆。

”甚至对你也没有。“

这什么意思,Loki晕乎乎地想,Frandal会干什么,掀女生裙子吗,他要是敢教Thor这种事,那他最好小心他的自行车轮胎,毕竟Loki可不会穿裙子。他任由Thor蹭他的脖子和胸膛,紧接着意识到一个严重的事实——Thor硬了。

他酒醒了一半。这可不行,他挣扎着把手从Thor钢铁一般的拥抱里抽出来,却被抱得更紧了,这下Thor顺利地把他的嘴唇贴在他耳后的皮肤上,开始又啃又咬,让他立刻软成一滩水,除了发抖什么也不能做。Thor移到了他的领口,用舌头把那一片布料舔得湿哒哒。他喷着酒气朝上望着他,眼睛该死地蓝,脸颊像是用橄榄油浸泡过一样闪着光——他闻起来辛辣又刺鼻,同时Loki绝望地发现自己也有反应了。

最后一点理智断在Thor抬起头来的时候,他的眼神那么义无反顾又神经兮兮,让人觉得要是Loki拒绝了他他立刻就会做出把脑袋塞进瓶子里这样的事。他凑近了,连边上的空气都被带得沸腾,把手伸进Loki衣服里。我们都喝醉了,Loki想,而喝醉的人有权利做任何事。

他们气喘吁吁地抱在一起,舌头在对方嘴里搅来搅去,好像不接吻世界就会毁灭一样。但是Thor发现这样实在不能缓解什么,所以他试探着在Loki身上移动自己的手指,从他的前胸到腰侧,最后划到睡裤边缘,然后伸了进去。

Loki发出窒息一样的声响,他把脖子向后仰然后很快又低下头,下巴死死抵住自己的锁骨,咬住牙一下下抽气。”呼吸,“Thor说,”把嘴张开Loki,呼吸。“

他听从了,嘴唇颤抖着,和Thor在这逼仄的空间里交换空气。现在他们一样地湿漉漉,汗涔涔,就像小时候家里水缸里的鱼,到了傍晚争先恐后地浮出水面张大嘴巴。Loki轻轻地呜咽着,头靠到他身上——Thor能看到他泛红的耳尖。天啊,他想,天哪。

然后Loki迟疑着伸出手,费了很大工夫伸进去攥住了他。哦天哪天哪天哪,他不是没有自己做过但是跟Loki?想想就要舌头打结。Thor跳动了一下,因为这Loki的指甲轻微地刮到了他,天哪天哪,他可能呻吟出声了,马上就要缴械投降,这太丢人了所以他立刻低下头寻找Loki的嘴唇堵住了自己的。

中途他可能咬到了Loki,他发出哭泣一样的鼻音,Thor一直很健康所以他从来不知道人的心脏可以这么疼。天哪。Loki像是被扼住了喉咙,他把额头在Thor肩膀上重重地碾了几下然后抬起头,整个人甜美地颤抖,牙齿咬住一边的嘴角到泛白。他真美,Thor想,天哪天哪。

#####

第二天Thor在自己的床上醒来。昨晚到最后他们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,他记得自己摔了一路的跟头以致现在他一边的膝盖还是青的。但他完全不在意,他以和昨晚同样的姿势和速度奔向楼下,Loki就在那,在他每天的位置上,安静地,惹人怜爱地。

他缓慢地靠近他。他应该怎么开口呢,鉴于现在他们的关系已经有了实质性的改变,什么都不说也许会让他误会,跟平常一样又显得太蠢。这时候Loki抬起头瞄了他一眼,于是他什么也不用说了,只是朝着他的弟弟使劲微笑着,试图露出最恰当的牙的数目。

Loki起身,踢开椅子走过他,推门自己走了。

Thor站在那里,搞不清发生了什么。他低下头看自己的脚掌,牛奶包装盒还在桌上,空的,他把它扔进垃圾桶里。

#####

之后很多次在学校里,他跑到任何Loki出现的地方去,只要对方远远地看到他,立刻转身不见人影。在家里除了吃饭,Loki错开了任何他们的共同活动,他只能在餐桌上隔着Odin和Frigga望着他,试图恢复对话。有一次他越过父母亲小心翼翼地问了他一个无足轻重的问题,但是Loki转过头,请Frigga把盐递给他。

即使是Thor也是会生气的。他终于忍无可忍,Loki这样就像一个负心汉,一夜风流后抛下Thor不管不问,而后者还要命地为他着迷。他实在懒得去想这样的关系到底应不应该继续,这种想法应该被踩到脚下然后扔给邻居家热爱垃圾的猫。犹豫不决不是他的风格,如果Loki不过来,那他就过去,总会有办法,而他已经厌倦每天自己解决了,他已经知道有更好的了不是吗。

他踱到Loki的教室外面,把头伸进去东张西望,Loki不在。”Darcy,“他叫住经过的女孩,”Loki到哪去了。“

”有个高年级的找他出去了,到一楼。“女孩嚼着口香糖。他心中警铃大作,”红头发?“”红头发。“

Thor. Odinson像一枚炮弹一样窜了下去,恨不得一步迈十级台阶。他不希望打草惊蛇,也不希望跑穿自己的肺,于是他放慢步伐走完最后一段路,这时他看到了那抹扎眼的颜色,一头红发就跟他本人一样蠢。

Loki抱着胳膊,脸上毫无表情,而站在他对面那小子还在喋喋不休,可能觉得Loki被吓住了——他在笑话你呐,Thor想。

他不想现在就出手,他决心等到情况即将变坏的时候。他算盘打得很好——他及时出现,说不定能唤起他弟弟心中对他尚存的一点感情。

”你哥哥是个十足的蠢货,“我要宰了他,他暗暗地想。”他以为自己的胳膊比别人的脑袋都大,其实是他自己的脑子比谁的都小,看看上次他进医务室脸挤到玻璃上的照片。“

好吧这可太过分了,Thor往后缩了缩,他可是一直都很想销毁那些照片来着。

Loki咳嗽一声,仿佛宣告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即将发生——事实也是那样的,他上前一步,精准地踢中了红毛的下体,他嚎叫着蹲了下去。然后他的弟弟像一位帝王那样抬了抬下巴:”下次再听见你这么说,我就干脆拔了它去喂狗。”

哇哦这可真是意想不到,Thor躲在柜子后面,紧紧捂住自己的嘴以免发出尖叫,他一定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拉拉队员。

#####

晚上等Odin和Frigga都睡了之后他悄悄溜到Loki门前。门关着我就再回去,他委屈地想,可是他轻轻一推,世界和他的爱人就在他面前了。

Loki蜷缩在被子里,几缕黑发打着卷散落在枕头上,他散发着一切Thor能想象出来的最美好的味道。自从有记忆起他们就一直在一起,这些岁月没有让他们厌烦反倒以另一种方式把他们连结到一起。他的纤细的,美丽的弟弟,Thor每天都像遇见一个新的他,而他看到的世界有多少是借由他的眼睛的,那双仿佛上了漆的绿叶一般的眼睛。没有他Thor不能想象自己的生活。

他攥了攥拳,沉默地走向他,背对他坐到他的床边。嘎吱,这个信使说,事情并没有好坏,全看你们怎么去想。*他收紧了手指,床单轻柔地在他手下发出声响把他们的手牵到一起,干燥的,温柔的。

Loki咳嗽一声,仿佛宣告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即将发生。他把脸更深地埋进被子里面,声音闷闷的,可是憋不住笑,“你是个十足的蠢货。”

Thor闭上了他的眼睛,他的心脏轻松,快活,有条不紊地在身体内部跳动着,扑通扑通。“而你一直都很聪明。”

一个笑慢慢从他身上浮起来,离大笑只差那么很轻很近的一点。就是这样,房间无声而爱怜地说。他努力不要发出声音,背对着他,偷偷地,让这个笑消失在他的嘴角边,像听到一件开心的事,像他每一天见到他。

FIN

Author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