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锤基】 Make me a rainbow in summer time

Reading Time: 1 minute

Thor在他十四岁的时候拥有了第一个兄弟。

一个婴儿,太小也太虚弱。Frigga把他从Odin沾血的手上接过来,包住他的与其说是襁褓不如说是裹尸布。Thor看到母亲脸上由惊讶转为了然,她立刻稳稳抱住他仿佛那是她自己的孩子——Thor意识到现在他有自己的兄弟了。他看着人影穿梭而那个婴儿一动不动,直到被放进水中才轻微挣扎,试图让自己浮到边缘——一个被族群抛弃的幼崽。

他们把他藏得太好了,似乎外界的一点响动就可以让他夭折,而事实就是那样。Thor记得Odin和Frigga从宫殿的一头穿梭到另一头,身上带着疲惫的气味。他有时候能听到他们焦虑的低语,谈话里打碎的瓶子,老旧的魔法书和药草,那是他一面之缘的兄弟带给他的讯息。“他怎么样?”他问Frigga。“时间,Thor,”做母亲的说,“我们只是需要时间。”

之后过了很久,久到Thor怀疑他不声不响地死去了。但是慢慢地对话里开始出现被褥,撞到窗子上的鸟,和婴儿咯咯的笑声。一天下午Frigga告诉他可以了,问他是否愿意去见他的兄弟,窗外一只鸦掠翅飞过,Thor从她身上嗅到太阳和羊乳。

夏天,水渠里泉水无声黏腻地流淌,飞虫扑棱着从他身边升起。他捡起一根树枝,划过墙上一格一格长满苔藓的砖块。几只蝴蝶落在台阶上,在他经过时翕动翅膀。直到他站在那扇门前——它实在太过巨大,相比于一个幼童而言。你好,他推开门,在心底悄声说。

很多架子,和他们能找到的所有玻璃器皿,太阳从穹顶投射下块状的光斑,让它们变得安全又温暖。Thor见过母亲储藏书籍和魔法的场所,也同这一样像一个迷宫,只不过那时Frigga更偏爱灰尘而不是奶香——他曾经在那里发现过很多闪闪发光的东西,但绝不会有一个婴儿,而这远比那其他的更令他惊奇。他躺在一层层床单里,因为Thor的靠近醒来,用眼睛捕捉到他,伸出一只手扯他的衣领,一对玻璃球似的眼珠随着他的动作转动着,这是一个树叶一般的孩子。他用手摸索着他的脸颊,熟悉,确认着他的存在。随后他摆动他的脑袋,快活地细声尖叫着。Thor随着他轻声笑起来,他趴在他的小床前,看着婴儿蹬着脚,发出短促的咕哝声,仔细地观察Thor和自己的手指,把它们摆到一起,在做完这些后睡着了。

他想得很少,直到今天依然如此。那时他所能见到的土地都平静,如果远方来了一个婴儿,那他们就一起抚养他。

#####

战事发生在遥远的边疆,仅仅在Loki来后不到一年,他开始要人抱他到太阳底下,慢慢学会几个简单的音节,而Thor已经到了上战场的年纪,下巴冒出胡茬,很乐意在长结实的肌肉上添几道伤疤。阿斯嘉德人唱着麦田,唱着河水和野兽,送走了还在长高的这一批,他们的母亲称他们为男孩而非男人。他们都还太年轻了,对战争只有模糊的认知,只会抬头看向那个英雄的名号。Thor依稀能窥见即将到来的一切,血液和折断的骨头,只是因为他曾在父亲身上看到过。

但他还是加入了他们,穿着崭新的盔甲走过城门,接受人们向他抛洒的花束。在他的背后整个阿斯嘉德沉默地闪着光,稳稳地盘踞在她的领土上,构成一个理所当然被歌颂的象征。Thor那时还不知道他将守护的并不是她,而是她穹顶下的人。

#####

之后的一切和他的父辈们经历的别无二致,火焰和灰烬,冷的兵器和热的尸体。家人的名字开始变成安慰,Thor偶尔能收到Frigga的来信,他得知Loki在意外中施展了他的第一个魔法,对着收拾起来的旧衣服喊父亲和他的名字,Thor把信递给Odin,老人的眼眶湿润了。

现在想起来,那场战争像一个荒谬的游戏,士兵被摆好位置然后飞快倒下,直到胜利降临到他们头上。Thor花了很长时间习惯没有人接连死去的日子,这有点困难,但除此之外只是喜悦。临走之前他把自己好好地洗了洗,在路上还请一个矮人修剪他的胡子。他正好二十岁,身材结实,脸庞褪去稚气慢慢地显出棱角,还有一双干净的蓝眼睛,姑娘们对着他羞红了脸——似乎直到战争结束他才拥有了年轻带来的一切好处。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往回赶,每天都有几匹马跑死在路上。这样的日子持续着,直到他们在地平线上看到宫殿闪闪发光的尖顶。

于是他和所有人一齐喊了起来,用手上的兵器敲击盾牌,大声唱着一支不成调的歌。

TBC

Author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